汽车圈传奇I意外离场 马尔乔内的14年首席执行官之路

纵观菲亚特克莱斯勒(FCA)集团已故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马尔乔内在位14年来的发展过程,无一不体现他独有的管理印记。

作为汽车行业最苛刻、最坚韧首席执行官之一的马尔乔内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25日,因手术中出现并发症,不幸离世,享年66岁。此前7月21日,FCA宣布,因马尔乔内健康状况恶化,马尔乔内不再担任FCA 首席执行官、法拉利全球首席执行官兼主席职位,其职位由时任Jeep品牌全球首席执行官麦明凯(Mike Manley)接任,并立即就任。按照原计划,马尔乔内本应于2019年4月退休,疾病却意外加速了这一进程。

与宝马集团背后神秘的匡特家族相比,FCA背后的阿涅利家族在意大利乃至欧洲声名远播,被誉为意大利的“平民皇族”。2000年前后,家族掌门人的相继离世让菲亚特混乱加剧,2003年亏损逾60亿欧元。2004年,家族第五代继承人约翰·埃尔坎的一个决定却改善了这一尴尬局面,他将马尔乔内推上菲亚特首席执行官的宝座。之后,马尔乔内开始对菲亚特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推翻僵化的等级制度,中层采取精英管理制度,并削减成本、裁员。

2009年,在美国和加拿大政府的支持下,菲亚特与克莱斯勒宣布结盟,马尔乔内重振克莱斯勒,押注Jeep品牌,并不断鲸吞克莱斯勒股份仅用了2年时间就让克莱斯勒摆脱了破产的阴霾氛围,并重新开始赢利。

2015年,为筹措资金,马尔乔内将法拉利从FCA中剥离出来并单独上市,此举为阿涅利家族和其他股东创造了巨大价值。

2017年,FCA在美国共售出200万辆汽车,是它在2009年至暗时刻的2倍还多。全球范围内,售出470万辆汽车,名列世界第八。

马尔乔内在位期间最为人称道的当属在他的引领下把破产边缘的菲亚特集团改造成了汽车业内最成功的公司之一。

伯恩斯坦公司分析师马克斯•沃伯顿曾表示:“马尔乔内担任菲亚特首席执行官的日子早已成为传奇。他的精明和手段吸引着投资者的目光,并为他赢得来自朋友甚至竞争对手的赞誉。”

在意大利,马尔乔内为FCA带来的转变使他赢得了传奇的地位。执掌FCA的14年中,马尔乔内以其准确超人的判断、永不言弃的精神和多重身份及角色惊艳了世人,他不仅是FCA集团主席和首席执行官,还是法拉利汽车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玛莎拉蒂首席执行官以及同属FCA旗下的拖拉机制造商凯斯纽荷兰工业(CNH Industrial)主席。

出生于意大利的马尔乔内年轻时到加拿大求学,后成为一名财务工作者,多年之后奇迹般地拯救了处于危亡之际的菲亚特集团,其后又利用克莱斯勒汽车中轻型卡车的力量,使这家意大利美国“混血”集团成为全球第7大汽车集团,再一次创造了奇迹。

当然,一次又一次奇迹的背后是马尔乔内不顾身体的倾力付出。他绝对称得上是工作狂,还要求其他人保持与他同样苛刻的时间表,而他的顽固和傲慢不仅没有为他带来不好的影响,反而使他赢得了朋友和敌人的尊重。

在2018年6月26日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中,马尔乔内穿着他的标志性毛衣。那一天的他显得疲惫而气喘吁吁。只几天后,他去了瑞士接受肩部手术,不想再数日后病情突然恶化,最终还没来得告别就离开了他倾其全力的FCA。

在马尔乔内意外离世后,时任JEEP首席执行官的麦明凯匆忙上任。这位拥有工程学和管理学学位的英国人彼时刚满55岁。就职后摆在麦明凯面前的任务将不轻松,目前他将面临的主要挑战包括,利用Jeep品牌推动中国市场的扩张;为低迷的阿尔法•罗密欧和玛莎拉蒂这样的豪车品牌找到一条提振之路等。

与此同时,不少分析师还指出,作为世界第七大汽车制造商,FCA在电动化以及自动驾驶领域推进速度缓慢,这也是马尔乔内留给继任者麦明凯的一大挑战。接下来,麦明凯能否“稳定军心”,保证FCA五年(2018-2022年)计划顺利实施。

此外,马尔乔内曾在其于FCA任职的大部分时间里追求一个艰难的目标:为FCA找到一个新的联盟或合并伙伴,但FCA的这一“浪漫”邀约却遭到各种潜在合作伙伴的拒绝,比如通用和大众。未来,FCA能否从蓄势到腾飞,且看这位新掌舵者任期内的首个五年能否给出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